薄荷凉糕

www小透明一只,求勾搭

喜欢的色彩(筋肉一)

借的梗

嗯,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筋肉一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明已经到了秋季,天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,让人觉得烦躁不安。

“一松哥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十四松回到家的时候,一松正对着镜子发呆。如果是空松的话十四松一点也不惊讶,但是这是一松啊。
从来不注重仪表的一松哥哥怎么会对着镜子发呆,真是太奇怪了。

“……切,没什么。”仿佛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,一松扔掉镜子,撇过头去,像往常那样回答道。
但是看似镇静的一松,声音中却透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慌乱。

作为行动派的十四松怎么会就此罢休,跑过来压住一松便仔仔细细地观察起来,『嗯,依旧是乱糟糟的头发和略显无精打采的眼睛,像平时一样,并没有什么……哎,等等,一松哥哥眼睛的颜色…是这样的吗?嗯……好像有点偏向蓝色?啊,是不是有点像空松哥哥的颜色?!』

“一松哥哥,眼睛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对于自己的弟弟,一松总是很有耐心,可是这一次,一松并没有回答,或者说,他也不知道该怎样解答弟弟的疑惑。

“一松哥哥,我们去找博士问问吧。”

仿佛是看出了一松的为难,十四松这样提议道。

不过虽然说是商量的语气,但是十四松早在一松回答之前就拉着他狂奔起来。

“十四松你慢点。”

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一松早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,白皙的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。

默默地看了一眼脸不红气不喘的十四松,一松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森森恶意。虽说自己的体力比不上整天锻炼的十四松,但至少自己每天都有出门,却还是累成这个样子……唉,果然是老了吗(误)?

等一松休息够了,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地走进大裤衩博士的研究所。

“博士!博士!”一进门,十四松便大声地呼喊着大裤衩博士。

“来了挥~”大裤衩博士慢悠悠地从房间里走出来:“怎么了挥,今天也需要使身体变得强壮的药吗挥?”

“哎,不是了,是一松哥哥。”

“嗯?一松怎么了吗挥?”大裤衩博士绕着一松走了几圈,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。

“一松哥哥的眼……”十四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一松捂住了嘴巴。

“十四松,别说了。”一松显得有些慌乱,他感觉如果再不离开的话,他一定会后悔的。

拽着十四松就想向外走,但是被博士一把拦住了。

“眼睛?等一下一松,让我看一下……啊,糟糕了。”博士手忙脚乱,看起来十分着急,“十四松你先在这等着,我有些事情要问一松,时间可能会有点长,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,可以先回去。”

说罢就拉着一松走进实验室,留下十四松呆呆地在大厅里站着。

用长长的袖子掩住嘴吧,十四松的神色有些阴暗。慢慢地走向门口,靠着墙边坐下,十四松也说不上现在是什么心情。

『……这么慌乱的博士和一松哥哥还真是少见呢,博士都把口癖忘掉了……究竟发生了什么呢?啊,真搞不懂……一松哥哥……一松哥哥的眼睛……那么神秘的紫色,为什么变了呢……不过,不管变成什么样子,一松哥哥都是我最喜欢的哥哥了呢!』十四松就这样胡乱的想着,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神色暗了暗,『不过一松哥哥,如果你的眼睛,变成明黄色该有多好,那样的一松哥哥肯定很美。』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窗外的天空也渐渐的染上墨色,等待,真的是一件很无聊的事。不过对于十四松来说这不算什么,毕竟他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
不知道又等了多长时间,一松终于从实验室里出来了,刚出门,一松就看见了坐在门前乖乖等待着的十四松。
『真是的,明明跟你说过可以先回去的……不过是在浪费你的时间。像我这样的垃圾,有什么值得你等的呢……』一松这样想着,却还是走过去拉起十四松说道:“回去了,十四松。”

两人并排走在路上,谁也没有说话,一向吵闹的十四松奇异的没有说话,而一松也低着头,神色不明。

“十四松,今天的事,就不要跟他们说了。”终于,在快到家的时候,一松率先开了口。

“唉,为什么,一松哥哥的眼睛……博士怎么说?”十四松表示不理解。

“……博士,博士说,博士说可能是最近休息有点少,再加上秋天了的缘故,眼睛或许有些干涩,没什么大碍。再说了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不是么。”难得,一松解释了一长串。

『骗人!』

“可是,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?”十四松表示还是不理解。

“……”沉默了一会,一松抬头回答道,“像我这样的垃圾,不需要别人的关心不是吗?让这件事,成为只有我们俩知道的秘密不好吗?”

“只有我们俩知道的秘密?”

“对,不告诉其他兄弟,只有我们俩知道的秘密。”

……

“我们回来了!”

“哦哦,十四松你们回来了,你们去哪玩了,都不叫上哥哥,哥哥我好伤心啊。”小松笑嘻嘻的从房里出来。

“散步,我们去散步了呦。对吧,一松哥哥。”

“……啊,嗯。”本就有些心不在焉,却突然被问到,一松有些慌张,连忙答应到。

“哎,小一松有什么心事吗?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?”

『啧,不愧是长男啊。而且,明明是自己提出要保密的,结果差点露了马脚。』正当一松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一声怒吼打断了他们的谈话。

“滚蛋长男,你都干了什么!”

轻松气冲冲地从房间里走出来,手上还拿着一本湿漉漉的杂志。

“啊,那不是哥哥的错,轻松你冷静,啊啊,小一松快来救救哥哥!哎,一松?”趁着混乱,一松逃离了现场,默默地走向角落蜷缩起来。

他想起在研究所里,大裤衩博士对他所说的话『“一松,你是不是有暗恋的人了挥?”

“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你的眼睛会变成这样挥,是因为这是一种罕见的病症,你眼睛的颜色会变成你暗恋的人眼睛的颜色挥……”

“是吗,那又怎样。”一松无所谓的说道。

“……你可能会死亡挥。”博士叹了口气,又问道,“你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眼睛变了颜色的?”

『死亡吗?』

“……大概是三天前吧。”

“那么,你还有一个星期的寿命挥,去告白吧挥……”

啊啊,好烦呐!我为什么会喜欢上那家伙?那个又痛又没用的家伙……可是,如果他知道了的话,一定也会觉得恶心吧,即使……』

第四日

时时关注兄弟们的空松发现最近一松有些奇怪,他总是时不时的发呆,有时候盯着一个东西就是好半天。

“Brother你有什么心事吗?”空松不禁有些担心。

“……”完全无视掉空松,一松径自走出房间。

看着这样的一松,空松很是无奈『为什么都要无视我呢?我又有哪里做的不对吗?果然像我这样的男人就是孤独与寂寞的……不过,为什么,我会觉得如此悲伤?是因为一松吗?』

而此时走在街上的一松沉默无言『为什么不生气呢?哪怕我这样地对待你?果然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……和你告白的话,哪怕拒绝,也会是温柔的吧。』一松如此想着,『可是,这样的话要怎样说出口啊,告白什么的,肯定是,很恶心的吧,尤其被是像我这样的垃圾告白……果然还是算了。』

第五日

『奇怪,为什么感觉有点看不清了呢?刚刚小松哥哥走过来,差点就没有认出来……这是,后遗症吗?不过,都已经第五天了,除了十四松外,依旧,没有人发现。呵呵,不过也对,我本来就是不可燃垃圾,怎么能奢求别人的关注呢,有谁,会在乎一个垃圾啊…』

『一松最近……果然是有些奇怪呢。到底,怎么了呢?』

“空松你最近为什么总是偷偷看一松啊?有什么事情吗?”看到有些不寻常的弟弟们,小松疑惑地问道。

『哎,有吗?我,一直在看一松吗?』空松皱眉。

“啊,难道是你偷吃了一松的小鱼干?”小松嬉笑着说道。

“不是啦。”空松无奈扶额,“只是最近看一松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说起来小一松最近好像有什么心事呢。”

『心事……吗?』

第六日

『我是不是应该找他问问?为什么一直在发呆,有什么心事,还是怎么了?』

『一松哥哥又在发呆,骗人,一松哥哥骗人,明明不是什么睡眠不足,……我该怎么办?』

第七日

『糟糕,刚刚差点把小松哥哥认成椴松了,眼前的东西也越来越模糊了,我该怎么办?』

『一松哥哥的视力……博士说他的视力会越来越差,会不会失明呢?如果失明了也很好呀,如果失明了,就来依赖十四松吧,十四松一定比空松哥哥好的。不过为什么,为什么一松哥哥喜欢的不是十四松呢?明明,十四喜欢一松哥哥的呀。』

第八日

“一松,帮我把桌子上的杂志拿过来。”

“啊,哦。”慢慢起身,拿到桌上的杂志,嗯,很好,虽然有点看不清,但还是顺利拿到了,却在转身的时候……

扑通

……

“哈哈哈,平地摔,一松你也是……反差萌么这是。”小松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与小松不同,空松则是紧皱着眉头,看着慢吞吞地爬起来的一松。

第九日

家里的其他人都出去了,只有空松和一松在家,趁着这个机会,空松问出了这几日一直想问的事情:“一松你,你最近怎么了,感觉有些奇怪,也不出门看望你的朋友了,而且,好像也有点心不在焉,都能平地摔……”

“闭嘴,臭松!我的事,不用你管。”话还没说完,一松就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了。

“我,我只是担心你呀。”被吓一跳的空松迫切的表达了自己的关心。

“我不用你担心,我只是个不可燃垃圾,不需要别人的关心。”一松抛出这句话,转身便想离开。

“你是我亲爱的弟弟啊,怎么可能不担心你。”看到一松想要离开,空松不禁有些着急。

“弟弟啊,你的弟弟又不止我一个,不要管我!空松哥哥!”说罢,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,却没看到空松一脸沉痛,仿佛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『弟弟吗?我多不想,当你的弟弟呀,肯定是讨厌我了吧,对不起。』

第十日

和平时一样,松野家的六胞胎依旧是睡到中午才陆陆续续地起床。

可与平时不同的是,原本准时饭点到餐桌的一松,今天却没见到他的身影。

“小一松还没起床吗?”

“我去叫一松哥哥。”十四松自告奋勇的跑向了卧室。
可是众人等了好久,也没有看见他俩下来,这不禁让其余几人感到疑惑。

“十四松?”依旧无人应答。

发生了什么吗?余下四人带着不安,慢慢地来到卧室。
卧室中,十四松低着头,不发一言,而一松则枕在他的腿上。

“那个,十四松哥哥,一松哥哥,一松哥哥他,怎么了?”末子小心的问道。

“一松……哥哥,死掉了……”

“唉!怎么会?!”众人都被这个消息镇住了,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也都不明白,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突然死掉了?

只有空松若有所思。

“想知道详情的话,去找大裤衩博士吧。”

抛下这句话,十四松再也不理会其他人了。

看到这样的十四松,小松沉下脸来,攥起拳就想向十四松挥过去,却被轻松拦下了。

“小松你冷静点,十四松他心里也不好受,既然大裤衩博士知道的话,我们就去找他问问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只见空松站起来就往外走,众人赶紧跟上。

一行人来到了大裤衩博士的研究所前。

看到他们,博士就知道一松并没有去告白,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告诉一松,如果,他不向喜欢的人告白的话,十日后,就会死亡。”

“哎!一松有喜欢的人?是谁?”

“是空松哥哥呦。”

正当众人对此感到疑惑之时,只听见十四松的声音从后面响起,只见十四松抱着一松慢慢的走进来,“一松哥哥眼睛的颜色,和空松哥哥眼睛的颜色是一样的呢。”
十四松闭着眼睛笑着。

“一松,喜欢我?”

『怎么会……一松,怎么会喜欢我?!』空松不敢相信似得抱着脑袋。

小松他们惊恐的看着空松的眼睛,一点一点地变成幽深的紫色,却又像是失去灵魂一般,没有一丝光彩。

“啊,空松哥哥的眼睛也变成紫色的了呢。”十四松笑着,紫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讽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空松和一松互相暗恋却互相以为对方讨厌自己,十四单恋一松

依然写的不好,请见谅

【カラ一】松

※カラ一

※双向暗恋     

※私设

※喧哔松

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这段不寻常的感情……
     
夏天,闷热的夏天,就连吹来的风,都带著热气,仿佛要将人们蒸熟一般。知了也在不停息地叫喊着热,原本热闹的大街,在夏天,几乎看不到人影。啊啊,夏天真是令人讨厌呀。
      
每年暑假,松野家的六胞胎都会在家宅著消暑,因为实在太热了,就算将屋里的风扇开到最大,也依旧起不到什么作用。因此每个人都不想活动,除非必要,没有人愿意出去,当然,那个重度猫控不在范围之内。
      
今天却和往常略有不同,松野家的四男,没有像平时一样去阴暗的小巷中看望他的朋友,而是和其他人一样待在家中,却又缩在角落里,手中拿著一根逗猫棒发呆。
      
最先发现不寻常的依旧是温柔又时时关注兄弟的次男,虽然说出来的依旧是痛到不行的话语:“布拉泽,你今天怎么没有去找你的dear friends?”
     
“闭嘴,臭松,痛死了!”一松慢慢的站起来,打算越过空松向外走去,却不想被空松一把抓住:“布拉泽,你今天状态好像有点bed,and,这么晚了,你还要出去吗?”
     
“哈?臭松你想死吗!我的事情,你管不着。”说罢,一松甩开空松的手,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。
     
『果然有些奇怪呢,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?可是,被布拉泽知道的话,后果会很严重的吧。』思考了一会后,空松果断站起来去找一松了。
     
 已经是傍晚了,外面并不算热,街上的人,也慢慢多了起来。空松走了许久,也没有见到一松,不禁有些急躁起来。
       
而另一边。
       
“呦,松野家的,你还真来了。”“不然呢,他要是不来的话,它们可就……”“果然是个猫痴呢。”一条不起眼的小巷中,一群不良少年,嬉笑着围着一个穿紫色卫衣的人。为首的人的脚边,拴着几只猫咪,是这附近的流浪猫,也是空松所说的一松的朋友。
       
“呐,我说,昨天你打伤我弟兄们的事,可不能就这么算了。难得你肯为了这些畜生来一趟。”为首的人边说着话,边蹲下,轻轻地抚弄着猫咪的脑袋。
        
一松冷冷的看着蹲着的人,似乎是被他的视线吓到,为首的少年眼神略微有些慌乱,旋即又恶狠狠地对着周边的人说到:“你们,好好‘照顾’一下松野同学,让他知道,什么人惹得起,什么人惹不起。”
      
  话音刚落,便有人朝着一松的肚子打了一拳,一松刚想抵抗,便有一声凄惨的猫叫声传来。
原来,为首的人发现一松的意图,用脚狠狠地碾压了猫咪的爪子。
       
“不可以抵抗的不是吗,一松同学。”说罢,又是一阵碾压,猫叫声一声比一声惨。
      
   一松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怒火,但碍于人质(猫质)?一松生生忍下这口气,放弃了抵抗。
        
周围的少年都围了过来,对着一松拳脚相加,一松身上的伤痕也多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
对方似乎是打够了,慢慢地都停了下来,为首的人踩着一松的头,居高临下的对他说:“以后出门看清楚,什么人该惹,什么人不该惹。”
       
“哦,那你倒是说说,什么人不该惹。”熟悉的声音在巷子口响起,“可以请你把脚从我亲爱的弟弟身上拿开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一松有些震惊,『不会吧,居然是臭松,不想,被他看见,我现在的样子。』
       
“呵,我说你怎么有胆量自己来呢呢,原来你还找了帮手呀。”说罢,便抓着一松的头发,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,“那么,兄长大人,你亲爱的弟弟在我们手中,你还怎么办呢。”
      
  看着空松愤怒却又不敢动的样子,为首的人满意的笑了。
     
“松野家的人也不过如此嘛。”其中一个人不屑地附和道。
     
   一松看见空松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,『完了,自家的二哥平日里是很温柔,而且很痛,但是,一旦生气起来,小松哥哥都拦不住他。』
       
被空松这么一闹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巷口,流浪猫的身边已经没人看守了,这对一松来讲是个好机会。
      
  抓住拽着自己头发的手腕一个屈膝,狠狠地顶了少年一下,趁着他吃痛松手的时机,迅速跑到流浪猫的身边,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小刀割开项圈。
     
 『啊,是该庆幸他们用的不是铁质的项圈吗?呵呵。』一松靠墙坐下,看着已经开始揍人的空松。不愧是家里的第二战力,空松出手又快又狠,根本看不出平时温柔的模样,尤其现在又是气急了的时候,只听见周围小混混们的惨叫声一个比一个惨。
     
『我应该替那一群人默哀吗?不过不愧是空松哥哥呀,招招狠利,毫不拖泥带水,是自己怎么也学不来的,明明骨子里这么狠,表面上却又是这么温柔,果然是在演剧部待过的人呀……还是最讨厌臭松了。』
      
  就在一松乱想的时候,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,原来空松已经结束了战斗。刚刚还趾高气昂的人,现在都倒在了地上,呻吟着,而空松身上也有些伤痕。
      
“咳咳,臭松,你怎么……”一松抬起头,看着眼前依旧散发着黑气的人,突然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,因为空松的眼神,实在令他害怕。
      
“一松,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,为什么不跟我…我们说,为什么,不依靠兄长呢。”
      
“……像我这种垃圾,跟你们说的话,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吧。反正,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。再说了,我跟谁说,都不可能跟臭松你说吧。烦死了你!”一松有些自暴自弃,是呀,不知道为什么,一松从原本品学兼优的学生,变成了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明明最粘空松的一个弟弟,如今却格外讨厌他。
       
“呐,一松,我不允许你独自一人犯险……”
     
“你以为你是谁,你凭什么管我!不过是臭松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
  话还没说完,肚子上便挨了空松一拳,空松十分强势地钳住一松的下颌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就凭我是你哥哥,就凭…就凭我喜欢你,你没有选择的权利,听明白了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 看着眼前有些疯狂的人,一松有些沉默,这算是告白,喜欢我,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我这样一个垃圾?!那个人还是自己最喜欢的哥哥。不会的,不会的,不会的!
         
看着眼前沉默的一松,空松的眼神暗了暗,『自我厌弃中的一松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弟弟开始讨厌自己了,不过没关系,今后,我会让他的视线,都集中在我身上的,哪怕他不喜欢自己也没关系。』
       
 沉浸在自我意识中的一松并没有感到危险,直到空松吻上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
突然被吻的一松惊讶的张开了嘴,这也给了空松可乘之机。不一会,一松便被吻地满脸通红,氧气被夺走,无法呼吸的窒息感使得一松不住地推搡着眼前的 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似乎是感受到一松的不适,空松结束了这个吻,两人之间牵起一条银丝,却又在中间断开。
        
“现在听明白了吗,一松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沉默良久,才听到极小声地回答:“知道了,空松哥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 得到答案之后的空松满意地笑了起来,似乎又恢复到之前那个温柔的人了,转过身,对着一松说:“上来,我背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一松慢慢地爬上,被空松稳稳地背着,路过为首的人时,还不忘再补一脚,恶狠狠地说道:“现在,你知道什么人该惹,什么人不该惹了吧。松野家不是你能惹的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就这样,两个人慢慢地回了家,在回家途中,一松问到空松:“喂,臭松,你刚刚说的喜欢我,是真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
“当然了,My little cat。”
       
“去死。”
      
“我们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 回到家,轻松看着受伤的两人,不禁皱了皱眉头,认命地去拿医疗箱来给两人包扎。
         
十四松围着一松,表示着自己的担忧,椴松虽然没有上前搭话,但手机上迅速调出的页面,已经表现出了他对这件事的重视。
         
小松则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,说道:“你们两个,背着哥哥去哪里玩了,哥哥我好伤心呀。不过看起来,小空松已经把事情解决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“是的。”面对着唯一的兄长,空松难得的正经起来。两个人出去说了会儿话,紧接着就进来了。
       
“有小空松出马,哥哥我是很放心的。”长男嬉笑着说,然后看向正在包扎伤口的一松,“不过一松,为什么不多依靠一下哥哥们呢?再有下次的话,哥哥我可是要好好惩罚你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
  小松虽然是像平时一样笑着,但却感到了一股寒意,长男生气了,大家都如此想着。
       
“……知道了。”面对着这样的长兄大人,一松难得的温顺了一回。
      
“对了,今晚的晚饭是炸鸡呦。弟弟们不许跟哥哥我抢!”
      
“滚蛋长男,谁听你的!”
      
“肌肉!肌肉!干劲!干劲!”
      
“十四松哥哥,不是这个肌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松野家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啊!